圍棋口訣|生命貴在內涵

天津女子嫌孩子不聽話 將3歲親子塞進車站安檢機

在跑道上的終點處,人們爲第一個到達者鼓掌歡呼,贊美他的體能、沖力和堅持,在人生的終點處,人們關注和重視的卻是這個人一生的曆程,關注和重視這個人用一生的經曆沉澱了多少內涵。壽命有長有短,但它存在的意義,歸根究底在于內涵。
一個人,在蓋棺定論之時,圍棋口訣們更重視的,是他爲這個世界留下了什麽。甘于平庸碌碌無爲的人,留給人們的一般是一片空白;用心生活積極進取的人,留給人們的是對生活的希望和熱情;孜孜不倦勇于求索的人,留給人們的是追求智慧的恒心;具有高尚美德的人,留給人們的是恒久的精神,人性的指引。
所以,生命貴在內涵。人生短短幾十年,有的人在這短暫的時間內實現了自己最大的價值,有的人卻渾渾噩噩庸庸碌碌虛度一生。曆史記錄了孟子的“生,亦我所欲也,義,亦我所欲也。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義者也”的堅定信念,記錄了蘇武堅持節操苦守北海牧羊十九年,記錄了文天祥的浩然正氣,還記錄了明朝生爲太師死谥文正一身傲骨的方孝孺。當政權的更叠煙消雲散,當滄海和桑田不斷變換,當軀體已經化爲了一抔黃土細微如煙,唯一能夠傳承不變的還是生命的內涵。
生命貴在內涵,內涵使得普通的生命光彩璀璨。內涵是我們向他人的學習,是我們心靈的感悟,是我們思想的積澱。和陽光的人在一起,心裏就不會晦暗;和快樂的人在一起,嘴角就常帶微笑;和進取的人在一起,行動就不會落後;和大方的人在一起,處事就不小氣;和睿智的人在一起,遇事就不迷茫;和聰明的人在一起,做事就變機敏。借人之智,完善自己。學最好的別人,修心靈的涵養,做最好的自己。所以,香港大學把名譽院士的榮譽頒發給了沒有受過教育的袁蘇妹。只因爲,她幾十年如一日,爲港大的學子們用心服務,用情做好自己的工作。她出身平凡卻演繹著高尚,地位卑微卻彰顯出尊貴。服務生涯有限,服務真心不變,她是最溫暖的港灣。
生命貴在內涵,內涵使我們的心靈升華。君不見,紅塵喧囂,功名浮躁之中,有多少人迷失了自我。甯願坐在寶馬車裏哭,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,連快樂都可以用金錢衡量了,那麽她的內涵自然也就輕飄飄。與其整天幻想著穿越到某個時代上演一場勾心鬥角的戲劇,不如走出家門走向社區做一些公益。就像賣菜爲生的老妪陳樹菊,將節省的錢一點一滴捐給慈善機構,成爲影響世界的人。只有高尚的人品,沒有高尚的職業。
司馬遷說:“古者富貴而名摩滅,不可勝紀,惟倜傥非常之人稱焉。”所謂的“倜傥非常之人”的魅力,無一不是在于他們生命的內涵。人固有一死,或輕于鴻毛,或重于泰山,重于泰山的,還是生命的內涵。 

生活中,往往有那麽一些東西不肯丟棄,並不是稀世之寶,卻總令你細細凝望;總有那麽一段情放不下,藏在心裏難以釋懷;總有一段回憶令你停住前進的腳步……
冬日陽光
我很熱愛畫畫,一有空便拿起畫筆沉浸其中,連我也說不清當中的原因。每次上美術課,我會花上半節課觀摩老師的畫,然後在腦海裏也粗略地勾勒一下。多麽美麗的圖畫啊!栩栩如生地印在腦海裏永不磨滅。我試著調色,一筆一筆在雪白的水彩紙上繪出草圖,如一匹脫缰飛奔又野桀不馴的駿馬在一望無垠的草原上灑脫奔騰,如優美的舞姿流瀉出的飄逸,如皎潔的月光演繹出靜谧又華美的樂章……圖畫生動了,表達出多彩世界的意境了。恰時,一縷陽光從窗戶透進來,輕盈地落在畫紙上,畫面上頑強不屈又富有生命力的向日葵與陽光彙成一體,金色便駐留在紙上。我小心翼翼地撫摸畫紙,指尖感受到冬日陽光的一絲溫度。這陽光爲我帶來的不止是快樂,還有希望。我學會用我的快樂與憂傷去描繪人生的藍圖……
荒廢
曾經的一眼泉變成幹涸的沙井,一片綠洲變成荒漠。如今我仍坐在這裏,還是握住這支畫筆,可我再也畫不出那樣生動的畫了。畫紙仍是冷峻的白色,似乎在嘲笑我,露出豔美的笑容。我狠狠地把畫筆一砸到畫紙上,畫筆便一分爲二,在空中優美地劃了一道漂亮的弧沉沉落下。室內真的很陰暗,仍是這樣一縷陽光卻再也沒有那樣的效果,我頹廢地坐在椅子上,沒有表情地看著這一切。我根本就不是畫畫的料子,我想要表達的景象在心裏浮現卻難以畫出來。我寸步難行,一下筆就已經錯了。我該說我的腦子僵化了嗎?畫畫不是屬于我的天堂,我沒有那種天資去駕馭它。連最後一縷陽光都被掩蓋了,昔日的燦爛已不再。
芃芃森林
聽說“芃芃森林”很獨特,你可以在那裏看到你的理想,可以讓你看到你所遺忘的過去。可是,我沒有去過那個地方,那裏一定很美!我記得凡高把自己對生活的不屈全部寄托于畫紙上積極向上、富有情感的向日葵上,在畫紙上可以看出他的精神思想,向日葵流露了他的不滿也表達了他的向上。我卻不行。如今我的感情在畫中只是一片廢墟,不堪入目。連我的文字也不能表達我的情感,我愛寫憂傷的文字,希望筆下的文字流瀉出淡淡的哀傷能震撼人的心靈。天不遂人願,我完全偏離了軌道,心中所想的卻沒法寫出來,我在寫作領域迷失了方向,我沒有能力掌控它們……我不該去“芃芃森林”。
如今,我只能緬懷那段時光,卻不能重新走進去,那瞬間的美雖不是最閃亮的,但我永遠也不想把它從心底抹去,因爲,那也有溫暖。戈泰爾說過:“天空上不留痕迹,鳥兒卻飛過。”是的,我曾經熱衷過的,就不能忘記,即使已不再。我還是會往前走。那段情我會記得,會回憶,雖然它令圍棋口訣迷惘,但也是最溫暖的感動。

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