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3z17js"></code>

        1. 當前位置--> 首頁--> 銷售信息

          MG飛躍極限/爲心掃塵

          作者: 來源:優信二手車 我要評論(1356) 浏覽(2369)

          人們常說,父親是那登天的梯,父親是那拉車的牛;也有人說,父親是家中的精神支柱,是全家的避風港。
          一直以來,MG飛躍極限都在尋找一個能代表父愛的動作---抽煙
          在他人心中,父親如風雨中昂立的軍人,父親是懸崖邊挺拔的青松,總之父親是一個能頂天立地的男子漢。然而,在我心中,父親只是一個煙鬼,正宗的煙鬼。他那早已被煙熏得焦黃的手指如今還一刻不停地夾著一支卷煙。
          父親愛抽煙,一直就是這樣,我不知道爲什麽。無論在家還是外出,在他的身上都有一股濃濃的煙味,讓我無法承受的一股煙味。尤其在臨近我上學的時候,那股煙味變得更濃更令人難以承受了。此時的我,因擔心學費未湊足而焦慮不安,而老爸他卻還在悠閑地抽他的煙,似乎對我的事漠不關心。見他整天在深深地吸煙,然後又輕輕地吐出來,我恨不得把他趕出家門。此情此景,真讓我欲哭無淚,欲恨不忍。難道這就是我的父親?難道這就是所謂的“頂天立地”?他如此的“偉大”,我還有何話可說呢?
          盡管如此,我還是被按時送到了學校,這讓我迷惑了。我似乎正在慢慢察覺:在他深深地吸煙的同時,他也正在深思熟慮,在默默地擔憂。再次回味那股煙味,發現了它有了一點淡淡的清香;再看到那縷煙影,我感覺到了其中籠罩了父親的許多愁思。
          又一次父親送我來校,臨走時,他照舊沒說什麽,連一點笑容也沒留下,轉身便走了。面對如此冷淡的父親,我無法理解,更無法接受。突然産了一個念頭:去偷偷地監視他。正當他走到轉彎處時,他停了下來,回過了頭,只見他那充滿深情的目光似乎在尋找什麽,哦,是想再看一眼他的女兒,然而卻沒看見。他又轉過頭來,我終于被他發現。從他臉上終于隱隱呈現了一絲從未有過的笑容,那笑容如早晨的露珠一樣晶瑩剔透,一樣短暫,一樣難得。從他的那雙眼中,我終于發現了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——無私的愛。
          從此,這一精美的動作便深入了我的記憶寶庫。多感人的一次回頭!
          終于,我徹底領悟了:我不是缺少父愛,而是缺少發現,那煙味充滿濃香,那回頭充滿深情。同時我也理解了父愛:父愛如山,父愛似海,父親冷淡的外表裏裝的是顆赤熱的責任心,是顆真誠的愛子之心。
          試問父愛今何在?盡在一縷濃煙中,盡在回頭一瞬間。

          如果只是該洗澡了,衣服髒了,要掃地了,我也不會如此恐懼。我看見了,左胸口那裏的秘密有些渾濁了,他被厚暗的灰塵覆蓋,冰冷的有點可怕。下雨了。
          光亮被烏雲擋在城市的觸角之外。房間裏,深了,暗了,靜了。我用台燈制造的光芒打在寫字台旁,那把大提琴上。這好像不是巧合。
          它是我的。被遺忘的大提琴,安靜的伫在那裏,默默守護我三年。厚厚的塵埃,斑駁、滄桑。它還記得我嗎?它的記憶還停滯在從前嗎?多久沒有理會它,難怪弦也怨得鏽迹斑斑的,它的容顔已化爲汙濯。
          下雨?雨,卻沒有洗去華麗琴面上的灰塵。
          我不想,我不敢,我害怕觸動我的心弦;但是,我卻不得不爲它洗去三年悲傷的時光。
          它重新光亮,換上備用弦,嶄新如初。也許時間把它曆練,冰冷的優雅,從容的高貴。惟有我顯得與此刻不符,因爲我早已記不起當初的默契。
          它,一把提琴,頑皮地磨壞了我幾件衣服的左肩。把它當吉他,拿它做古筝,似乎現在的我已沒資格再玩弄這個木制品。生活的夥伴,比賽的搭檔。我曾經預知,它,將是我的出路,可以給我幸福,可是,我沒有足夠的天賦,去诠釋琴的語言弦的魂。
          心血來潮,我要拉上一曲,天籁。這間屋子裏的生命似乎都在顫動,來表示它們的憤怒。我手中的這曲“天籁”確實也沒什麽弦外之音,除了當初的Do、Re、Mi,一無所有。爲什麽?我已拾不起這個被我自己摔碎的夢。曾經的刻骨銘心,我早已記不清了。
          緊張,顫抖。華麗的琴面上已倒映了我的虛僞。
          還是算了吧。我不要記起那些陌生的夢想,不要!它們的塵埃已隨時間沁入土中,深埋了。這是我抛棄它們後,它們對我的報複。
          我願意接受懲罰。
          我想爲心掃塵,讓我修複完好,像那琴一樣。不行,我也不能像琴一般,丟掉靈魂。
          掃去心上的那些事兒。又怎樣?能怎樣。我已不能自己,那些敗北花兒,已不會重開。就算是重新綻放,也不過是借它身體的其它花兒。時光是不會倒流的,就像人不能永生那樣。
          其實,琴面的塵和心上的塵並未掃去。因爲,昨日的沉淪已成爲今天洗不去的汙點。
          不掃了。
          留著那些掃不盡的塵埃,去悼念過往的情懷,讓心別再受傷害。
          好像,也是。
          MG飛躍極限在說什麽,你知道。

          上一篇: 深圳市福利彩票銷售系統“搬家”了 深圳市民購彩數據更有保障
          下一篇: 今日警訊:蓮花派出所幫助一群衆找到走失小孩

          推薦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