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->分支機構->正文

學校裏的上下課鈴依舊是經典的鋼琴曲,不知是哪位名家的手筆,卻開始在春光裏退色,遜色到蒼白,比單調還要單調

這個季節,沒有了冬的寒冷,雖然偶爾會吹點風,但手機試玩從不抱怨。任風擺弄手機試玩的頭發,任那發絲隨風飄揚,就像漂浮的風向標一樣,搖擺不定。但那個樣子很美,很自然。這個季節,沒有夏的炎熱,所以不會顯得暴躁不安。如果與夏爭風的話,春會略勝一籌,也許沒有春的滋潤就沒有夏的妖豔—荷花。荷花的小時侯正是有了春的呵護才能茁壯成長,雖不值得一提,但對春來說,非提不可!

終于又熬到了假期,心理輕松了許多。

所以,樂觀的人勸慰消極的生活者,該變個心情了,該換個角度看世界了。悲觀的人也知道生活是美好的,但總認爲那是別人的。

春天是萬物複蘇的季節,消失在冬季的群音又若隱若現地一一登場了。一年之計在于春,說得一點也不錯。在這個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季節,人們忙活著,忙著一切生計。或許都應感謝春,是它叫醒了人們開始工作。孩子們也背著書包去上學了,他們三五成群地結伴而行,彼此訴說著自己的趣聞。春在一旁聽地真真切切,因爲初春的他是一個小孩子,它在田野邊踱著,望著揮灑汗水的人們。它還沒忘記給自己的鄰居扇風,人們對于它的存在從沒有關心過,趕它卻一直陪伴著人們!

一天天春來回遊蕩著,他把自己比做了一個無業遊民,傷心地要死。但望著田野裏的小生命時,他猶豫了,想開了,他還是整日踱著,看著它的朋友們,雖然每天還是踱著,但他從沒把他的眼神離開過他所眷顧的一切,射一切夠太美了,美的那麽自然,直到枯樹的發芽他才知道他們活了,他該走了!這段時間太短了,他還沒想清幹什麽就地消失了。每次的到來都有新感覺,而每次離開都不一樣。無裏頭的消失它永遠都不能想明白,他努力想淡忘一切,但怎麽也忘不了。

所以在生活暗淡時,請換一換心情。站著累了,可以坐坐,坐著累了可以躺躺。心情好了,身體舒服了,再上路。

有人說生活中處處都有美,只是缺少發現。是啊,每一天太陽都是新的,每屢陽光都那麽溫暖,每棵小草都帶來綠的氣息,折射出生的希望,每朵鮮花都妩媚妖娆,都在孕育著下一代,每一片雲朵都能反射五彩的光芒,每一次降雨都能清洗萬物送來甘甜,每一次飛雪都能飄蕩出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,每一天都有嬰兒的啼哭母親的撫慰,每一天都有愛人的關懷朋友的歡快……

生命不是在畫圓,周而複始。生命是一條短線,是曲線也好,線段也好,抛物線也好,總之不是很長。生活就是這條線上的每一點,何不讓這線有點波瀾,有點跳躍,有點新鮮。

然而,生活更多的時候,讓一些人無暇去發現。所以在這些人的生活中,世界似乎暗淡了許多。太陽帶給他的是刺眼和燥熱,小草和鮮花那是別人的歡笑,雨水帶來的是泥濘與艱難,飛雪帶來的是心寒,生活瑣事點點滴滴又有無限的煩惱……

當一群孩子唱著“春天在哪裏呀,春天在哪裏”,那熟悉的旋律曾不止一次回蕩著他的心靈。他知道,孩子多希望春天,但春天在哪呢?自己也不明白,直到有一天,一群孩子的談話引起了他的注意,當孩子說春天已到來時。他簡直不敢相信,于是他四處尋找春天,好給孩子們一個驚喜。他找呀找,怎麽也找不到。這一次他徹底失望了。但離別的日子還是來了。春遇見了夏哥哥,他問夏哥哥春在哪。夏說,你就是呀!春終于明白了!他醒悟了,因爲一路的花都爲他開放,連小草弟弟也忍不住探出頭瞥他一眼,原來他就是那個春。春來也匆匆,但他自己去的卻不匆匆。因爲他有太多的美無法嚴盡。

本站頭條

熱門標簽

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