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ion id="nlce53"><tr id="nlce53"></tr><div id="nlce53"></div></option><tbody id="nlce53"><tr id="nlce53"></tr></tbody><ul id="nlce53"><ul id="nlce53"></ul><noscript id="nlce53"></noscript><div id="nlce53"></div><tt id="nlce53"></tt></ul><pre id="nlce53"><select id="nlce53"></select><option id="nlce53"></option><optgroup id="nlce53"></optgroup></pre><acronym id="nlce53"><kbd id="nlce53"></kbd></acronym>

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->會員中心->正文

          人們常說讓往事隨風,不是沒有道理的,人的心畢竟是脆弱的,是不堪重負的,我記得古文裏記有一種叫做蝜蝂的小蟲,它背著一生一路上遇到的所有東西,並往高處爬,只是東太多,所以爬得太慢,最後竟然摔死了

          如果與一位陌生人交談,你會覺得他人不錯,因爲你並不了解他。幸運28技巧喜歡這樣,似乎每個人都是美好的,美好的讓人覺得他們真的很好,便像吃了一大塊一大塊的棉花糖那麽快樂、滿足。與他們一起分享這種似親密而又有距離的快樂,每個人都盡心維護著,小心翼翼的,建立一個美好的小家園一樣。

          既然選擇了遠方,就注定要風雨兼程。

          喃喃自語*碎碎念*無人語,我們無人體會,只是距離甚遠。

          喜、怒、哀、樂就是距離的刻度。每一種情感都會顯示你與對方的距離。如果只剩下自己的時候,便會有泛濫的落落充斥整個腦子,也渲染了四周。似乎有許多人都感覺知己甚少,沒有懂自己的人,自己的一切只有發酵在心裏,每次獨自品嘗,便有酸奶一樣的酸甜味兒,有時酸味也會刺激出朦胧的水汽,努力地眨眨眼睛,翻著眼皮,壓下這過于強烈的情緒。可當真要與人說這些時,卻不知從何說起,說些什麽,似乎不想讓別人太懂自己。每個人都有獨自的東西叫秘密,也是與別人的不同是距離。

          或許真的是我們太軟弱了,沒有經曆過想象中那麽轟轟烈烈的成長艱辛,也無力反抗那些強制的法章,人們。只有默默的隱忍,自我安慰式地活著,被人叫做溫室裏的豆芽菜。可悲的是我們不得不承認事實的確如此。只能用距離甚遠爲借口聲稱你們怎懂我們心中的悲傷。可能有些人有笑我們怎能明白什麽是悲傷,只是因爲嬌氣受挫,或是因爲心裏莫名的情緒而自憐地呻吟著悲傷。的確,因爲我們還會孩子氣的任性,被這個世界寵壞的嬌氣讓我們變得如此不堪,爲了讓別人付出更多的關心與愛,自私地想嘗試這絲絲甜甜的感覺便誇大自己的感覺,誇張自己的情感。即使這樣也無人理會,似乎真的有了傷心的感覺,像喝著一杯甜水時不小心摔倒了,便放棄了。就像小四一樣開始在自己的世界裏聽花開的聲音。

          在競爭激烈的世界裏一路走來,我漸漸覺得辛苦。于是我放棄了清透的心靈與明朗的笑容,學會懷疑,學會掩飾,在辛苦維持的面具後面不再真誠相信每一個對我微笑的人。早已把勾心鬥角在年齡下無限延伸,處心積慮地想要成功。直到傷痕累累地累的想哭,發現自己早已作不回那個透明純淨的孩子。在人生的某個路口絕望的仰望天空,在一瞬間相信自己終究是一個人。

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我無力地對他說,你們跟本不懂,什麽都不懂,一點也不會去懂。對我來說,你們的不懂是蠻橫,是無力的要求與斥責。無視我的變化,無視一切我所失去的悲傷與快樂,你們根本一點都不懂!我說,距離甚遠,唯美的畫面是一幀一幀腦海中落落的女孩。一幀一幀只記錄自己的青春,記錄自己的快樂與悲傷。

          一路走來,是厚厚的練習本一直陪伴著我,前路是空白的紙張,等幸運28技巧揮筆書寫;後路是白紙黑字,密密麻麻的字記錄了一年的酸甜苦辣。

  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2001